查看: 8405|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文学] 邵东新利体育花鼓戏《窦娥冤》剧本(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6 12:30: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乡友,让您轻松玩转大邵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人注册

x
IMG_20190125_211138.JPG

《窦娥冤》(一)〈邵东新利体育花鼓戏传统剧目
(周志军录入)
人物: 蔡婆婆,窦娥,端云,窦天章,张老头,张驴儿,桃杌,众衙役,监斩,州官,张千,解子。
〈第一折
(蔡婆婆上)
○蔡婆婆:
()(念)花有重开日,
人无再少年,
不须长富贵,
安乐是神仙。
(白)老身,蔡婆婆是也,楚州人氏,夫君早年亡过,膝下有一八男孩,我娘儿两个,孤儿寡母,过其日月,唉…
(唱)【安川】老身我蔡婆婆命运堪叹,
十八岁出闺喜配鸳鸯。
却待到四十才生儿郎,
儿出生两载夫君身亡。
从那后母俩孤时光,
到如孩八岁上学堂。
幸家中积得有钱财满仓,
娘儿依仗此高利贷放。
从京来了个秀才窦郎,
年在我借银二十两。
到如今本与利四十余两,
他只说家贫困实难偿还。
他身边带一个七岁女郎,
生得好挺可爱讨人喜欢。
看上她做我的儿媳正当,
准了这所借银四十余两。
窦秀才他心亦有此想,
他还讲如此两下喜欢。
约好了在今朝日吉时良,
亲自地送女儿来我门上。
(白):我今日就专门在家等候窦秀才与她女儿到来。
(起身,到门口做望科。)
(白)呃,怎么还没有来?…
(虚下)
(天章与倛小女儿上)
○窦天章:
(念)可怜我白读了万卷书,
还不如别个挖红薯。
若今年大比登金榜,
当显我秀的书不白读。
(白)小生窦天章,虽饱读诗书,却家运不济,想起前头,好不叹息也。
【唱,哀川(即南安川)
我本是京兆人籍贯长安,
自幼时习儒业饱学文章。
时不通运不济妻子早亡,
撇下了两父子苦
四年父女俩历尽苦难,
不经意流落在楚州地方。
去年得重病无钱粮,
蔡婆婆借给我纹银二十两。
这救命钱留得我再活世
到如今本和利四十余两。
她见我有上餐没得下餐,
她心中也盘我难还银
就提出要我女儿配他儿郎,
我觉得卖儿女脸上无光。
到如今朝庭上又开榜,
我身上无分文望兴叹。
无奈何把女儿送她府上,
(做叹科,白: 唉,这个哪里是做媳妇?其实是卖倒把她屋里了。)
就准了所欠银四十余两。
望再给些赴考的盘缠,
到京城一举地题名金
(白)呃,这已来到了蔡婆门口。
(站门,)
()蔡婆婆,在屋里么?
⊙蔡婆婆(上,开门,白)哦,窦秀才来了,屋里请坐,老身等你多了。
(做相见科)
⊙窦天章:(白)小生今日直接把女儿送给婆婆。
⊙蔡婆婆:(白)哦,呵呵…,送我媳妇来哩。
⊙窦天章:(白)怎么敢讲媳妇,只是跟婆婆做丫鬟的样,供你啷嘎一个使佣人也
⊙蔡婆婆:(白)莫这么讲,媳妇就是媳妇了,
⊙窦天章:(白)婆婆,小生我目下就要上京求取功名,留下女儿在此,只望婆婆照看了。
⊙蔡婆婆:(白)这,你就是我的亲家了。
【唱,安川】
窦秀才听老身把话言
到今日你与我一之人。
虽然你女儿抵了欠银,
这银只当是礼之金。
这借据我当面撕个粉碎,
(文书科)
再送你十两银好上
但愿得你此去金榜题名,
早回来一家人同享天
(递银)
⊙窦天章:(接银做谢科)
【唱,哀川】
多谢你借银钱活大恩,
今又送盘缠费十两纹银。
只是我小女儿不事情,
有烦了婆婆你操持费心。
⊙蔡婆婆(白)亲家,
【唱,哀川】
这个呀你不必太过担心,
你令爱到我家就如亲生。
你只管放宽心上京求名,
只嘱你中与不中早日回程。
⊙窦天:(白)婆婆呀。
【唱,二流调】(中速偏慢)
端云女儿她该要挨打时,
看在我小生面只骂几句。
若是她该要当骂时,
就请留情只讲几句。
(白:女儿呀。)
你也不比在我跟前,
我是你的亲我会将就你。
你今后在这里若是再顽皮,
那就是讨打讨骂来受起。
(白:女儿呀。我也是出于无奈。)
(做悲科,唱)
【慢二流调】
我也只无计营生四壁贫,
因此上割舍得父女两离分。
今日去洛阳归期难定,
则落得无语两消魂。
(下)
⊙蔡婆婆(唱)
【二】窦秀才女儿与我做媳妇,
他箭直上京城赴考去。
(端云做悲科
⊙端云(白)爹爹,你直接就此别了孩儿去了…
⊙蔡婆婆(唱)
【二流】媳妇啊从今你就我家住,
一家睦来相处。
是你的阿婆娘,
你就是我的亲媳妇。
我只当你自家的亲骨肉,
止住出悲声不要哭。
(白)端云媳妇,你不要啼哭,你爹爹去了京城,还有我,我会把你当亲生的女儿一样,来来来,我们料理家去吧。
(皆下)
[第二折]
(赛卢医上)
⊙赛卢医(念)行医有斟酌,
下药依本草。
死的医不活,
活的医死了。
(白)自家姓卢,自认为有一手好医术,自号赛卢医。在这山阳县南门开了个药铺。
今朝起来,打开店门,大堂而坐。
(唱)【安阳调或北神】自家我自封号赛卢医,
山阳县南门口开一药铺。
若要问怎么赚钱最稳
告诉你开药铺若是打抢。
老话讲进斋铺只瞎一只,
若是那进药铺瞎了一双。
只是我开药铺老本亏光,
一年来又只靠借钱呷饭。
可能的是我哇医术不高
可能的是我四爷捉得太猖狂
这些的倒霉事不想再提,
单提着我与蔡婆婆交易一桩。
去年子我借了她纹银十
到今年本与利有二十两。
她数次到我来讨
可怜我冇得钱如何偿还。
如果是想赖账无有指
若是她再来讨又如何
还得要想个主意烂了这笔
(缓步踱…,有了,就是这个主意。)
若是她再来讨我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白)路来老话讲,不怕讨账的阎王,就怕欠账的零光,我赛卢医没娘没爷没得哥兄老弟又没讨婆娘,人一个卵一条,不怕她讨财。
…但是我有这个药铺啊,这个可是不止二十两银子哦。
我想好了,她蔡婆婆再来讨财,就这般这…如此如此…
这正是:小小诸葛亮
稳坐中军帐。
排起八卦阵,
你来钻。
(虚下)
⊙蔡婆婆(上)(唱)
【药川】老身我蔡婆婆原楚州,
十三年前搬到这山阳居
想那年窦天章上京而去,
留下了小端云做我媳妇。

想那年窦天章,上京而去,
留下了小端云,做我媳妇。
改了名字,就唤作窦娥。
她倒也是,乖巧得很,可爱万分。
知书达理,手巧心灵。
吟诗做对,样样精通。
刺绣纺织,件件皆能。
转眼又过了,一十一年,
长到了一十八岁,袅娜多姿,亭亭玉立。
高挑身段,容貌艳美,真正的是爱死的人。
与我的儿子,拜堂成亲。
算倒算倒朅,我蔡婆婆硬是,
老来走好运。
里晓得老天,它不长眼睛。
自从我儿,成亲之后,三天两头得病。
接倒就是,又卧床不起。
郎中请了千千,药方开了万万,就连不见好转。
几个月之后,撒手归阴。
这黄梅它不落,落了这青梅。
【转药川正板】
你讲我苦命不苦命。
丢下了我和媳妇打起单身,
到如今又过了快两年整。
这城里有一个赛卢医,
去年子借了我十两纹银。
到今年本与利二十两整,
我今天到他家要把账清。
(白)呃,已经到了赛卢医药门口了。呵呵,铺门开着,进去就是。
(进科)
(白)赛卢医,你好自在清闲。
⊙赛卢医(白)哦,蔡婆婆来了,快请坐。
(蔡婆婆坐科)蔡婆婆万福,今天来的正好,我在家等着你的呢?
⊙蔡婆婆(白)呵呵呵…,难得你今天这么好啊,那就直说了,我那几个银子,想必就会还给我了。
⊙赛卢医:(白)正是正是,不过我这身边没有银子,放在自家庄子里,你跟我去取,好么?
⊙蔡婆婆(白)哟,真看不出,你还有个大庄子啊,老身看走眼了,不忙不忙,下次吧,下次你带到药铺来,我再来拿吧。
⊙赛卢医(白)唉…,一年多了,也该还了,今年我家收成好,收入高,不能再欠你的的,去吧去吧,我俩个一起去拿一下,也顺便寒舍一叙。
⊙蔡婆婆(白)我与你有何闲叙,不过一起去拿一下也可以。那走吧。
(出门,赛拿袋子装绳子,关门科)
⊙赛卢医(白)蔡婆婆请。
⊙蔡婆婆(白)你前面带路。
(双方行科)
⊙蔡婆婆(唱)
【四川调】
自古道凡人是不可貌相,
赛卢医这样还有田庄。
我料想他本是光棍一个,
要他来还银钱难上加
(赛唱)我在前她在忙把路赶,
等一下就要她把命来丧。
老话讲得无毒不丈夫
心若慈手若软那是懦夫
(蔡唱)我原想他无钱只是话来打发,
没想到如此爽快就把钱还。
我蔡婆婆本来是命中孤单,
倒靠高利贷来时光。
(一阵山风吹得蔡婆婆打了哆嗦)
(白)走上这山路了,赛卢医,还有:好远啊?
⊙赛卢医(白)过了这个山就到了。
(手拿出绳子,放背后,凑近蔡婆)
(白)蔡婆婆,你看后头哪个喊你?
⊙蔡婆婆(白)在哪里?
(蔡回头,赛以绳子套住蔡脖子,蔡挣扎)
(张老头同张驴儿冲上,大吼一声,)
⊙张老头张驴儿:(合大声白)青天白日,你敢行凶勒死平民。
(赛卢医慌了,丢了绳子,下,张救下蔡婆婆。)
⊙张驴儿(白)爷老子,是一位老婆,差滴子勒死了。
⊙蔡婆婆(唱):
【二流滚板】三魂渺渺见了阎王,
七魂悠悠又回了阳。
阎王他讲我不能不丢下媳妇儿,
快回与媳妇度时光。
(坐起,白)哎呀…,哦呵…是二位恩公救了老身啦…
⊙张老头(白)这位老婆子,你是哪里人?姓甚名谁?家里有些什么人?因什么原因刚才那个人要将你勒死啊?
⊙蔡婆婆(白)思公啦…(唱)
【二流】老身姓蔡住这山阳城,
与儿媳妇两个皆为身。
刚才那人叫赛卢医,
他之前欠我二十两银。
今日我到他处讨取,
他骗我到庄上去取银。
走到这僻静的山路上,
就想用绳勒死我这条老命。
(白)若不是遇着二位恩哥,哪里还讨得老身的性命来,多谢了,多谢了哇。
(站起)
⊙张驴儿(白)爷老子啊?喜事来了?
⊙张老头(白)哪里来了喜事?
⊙张驴儿(白)爷老子,你听嘞…
(唱)【南补缸调】叫声爷老子你请听,
她讲她婆媳两个打单身。
我们父救了她的命,
少不要谢我恩。
不若你就要这个婆子嘞,
我就要她的媳妇嘞。
两方两便两美,
你迲跟她讲一声。
⊙张老头(白)这个老婆子,你屋里两个没得丈夫,恰好呢,我屋里两个没得婆娘,我们两家结合成一家,你与你儿媳妇两个跟倒我两父子,成就两对好夫妻,好么?
⊙蔡婆婆(白)这是什么话啰?等我回家,多拿啲银钱来感恩你二人。
⊙张驴儿(唱)
【二流】蔡婆子你敢莫是不答应?
所以就想拿银钱来哄我们。
(白: 你看啰。)
赛卢医他这根索子还在这里,
我们仍旧还是勒死你。
⊙蔡婆婆(白)二恩哥,待我慢慢地再想一下啰。
⊙张驴儿(白)还要想么子啰?你就嫁倒把我爷老子,我就讨倒你的媳妇,你讲好得过啊!
⊙蔡婆婆(背唱)唉…。
【慢二流】今日我蔡婆婆是蛇进竹筒,
万万已是打不得转身。
倘若我今不答应,
他们两个又会要我的命。
我这一死倒是小可,
丢下了苦命的媳妇又何
一死原是万事空,
(白: 罢罢罢罢。)
先活下来才是硬道理。
(白)你父两个先暂时随我到家中去罢。
(皆下)
[第三折]
(窦娥上)
⊙窦娥(白)妾身窦娥,小字端云,命苦之人,婆婆今日讨账去了,唉,想我窦娥啊…
(唱)【南神调】我窦娥坐绣房哀叹前情,
想起了前头事好似伤心。
妾身我姓窦氏小名端云,
【转坨子
本是长安,京兆之人。
三岁之上,亡了母亲。
父女两人,相依偎命。
六岁之时流落,楚州去安身。
父亲借了,那蔡婆婆的,二十两纹银,
过了一年,连本带利,要还她四十多两。
父亲哪里,有钱还,就抵了奴身。
七岁之时,送与蔡婆婆家里,做了一个,童养媳妇。
蔡婆婆带我,牵到这山阳,住了一十三春。
   我十七岁之时,与蔡婆婆儿子,拜堂成亲。
可没有想到,刚好一个对年,丈夫又亡故,我又打单身。
事到如今,巳有两年之整,我今年又有了二十岁。
【转南神正板】这南门有一个赛卢医,
他欠了我婆婆二十两银。
今日我婆婆亲自去讨要,
时过中午还不见回程。
(白)唉,我窦娥,这命好苦啊!
(唱)【思怀调】满腹忧愁数年经受,
问声苍天你知否?
天啊你若知我情由,
定然会变得消瘦。
则问那黄昏白昼,
我如此废寝忘餐几时休。
都在我咋夜梦中,
和着这今日心头。
催人泪的是这漂亮的绣花台,
断人肠的是那团圆的天边月。
情怀不展意不快,
心中焦虑眉头皱。
莫不是五八字生得丑,
命中注定一世忧。
哪个像我无尽头,
须知道人心不似水长流。
我从三岁母亲身后,
到七岁与父分离久。
嫁的个同住人,
他可又是个短寿。
撇下我婆媳都把空房守,
究竟有谁来问候?
莫不是前世烧香不到头,
此世波波渣渣招祸忧。
我把人劝一句,
早早念经学道把世修。
我将这婆婆侍养服孝守,
我言行一致不敢疏漏。
(白)唉,我婆婆讨钱去了,怎么这么晚了还不见回来。
(蔡婆婆同张老头张驴儿上)
⊙蔡婆婆(白)你两爷崽在门外等,我先进去。
⊙张驴儿(白)好,奶奶,你先进去,就讲女婿到门口来了。
(蔡婆婆进门,见窦娥科。)
⊙窦娥(白)奶奶回来来,你呷饭了么?
⊙蔡婆婆(哭,白)媳妇啊,你叫我如何讲呢?
⊙窦娥:(唱)
【二流或南数二】为什么泪漫漫不住地流,
莫不是为索债与人争斗?
我这里连忙迎接慌问候,
她那里要说情由。
⊙蔡婆:(唱)
羞答答地教我怎生口,
⊙窦娥:(唱)
则见她一半是犹豫一半羞。
(白:  定然是受人羞辱了吧。)(唱)
我这里定要挖根问个来,(唱)
(白:  婆婆呀!)
你为什么啼啼哭哭双泪流。
⊙蔡婆婆:(白)媳妇,儿呀。
(唱)【二流或南数二】我去找赛医讨欠账,
他谎称银钱在庄上。
要我与他一道前去取,
一走走到那山路上。
他一根索子把我脖子套,
要我一命见阎王。
辛好张老父子到,
救了老命得吉祥。
老头要我招他做丈夫,
你说我此事如何该如何打算。
⊙窦娥:(白: 婆婆啊,这个嘛,怕是不好哦,你想想看。
(唱)
【二流南数二】我们家一不少钱粮,
二来又不少衣穿。
又不是欠起别个钱债,
被人催逼难偿还。
(白: 婆婆呀。)
你六十开外年纪高,
再招个夫实在不象样。
⊙蔡婆婆:(白)孩儿呀。
(唱)【二流或南数二】你说的话有道理,
但我的命是他俩父救的。
莫说是我许他,
就连你也许了的。
(窦娥白:如何说)
他讲他两个没婆娘,
他讲我两个没丈夫。
这真是天缘又天对,
不如合到一家过日子。
他说做爷的就跟倒我,
做崽的就跟倒你。
若是我有半点不依顺,
(窦娥白:怎样?)
依旧勒死我没有商量余地。
(白):那时节我就慌嘎张了,只有答应,儿呀,这也是出于无奈,事到临头不由了
⊙窦娥:(白)婆婆啊,你听我说啵。
(唱)【二流】避凶神要择好日头,
拜家堂要将香火修。
梳的个发已是霜雪染,
怎么将这云霞般的锦帕来兜。
怪不得老话讲得好,
女子大了不中留。
如今你已是六十多岁,
可不道是人过中年万事休。
你要把旧时恩爱一笔勾,
你要做新新夫妻两意投。
难道你不怕别个指背心,
难道你不怕别个笑破口。
⊙蔡婆婆:(白)我的性命都是他两个救的,事到如今,也顾不得人笑话了。
⊙窦娥:(唱)
【二流】你虽然是得到他来营救,
但你现在不是笋子报芽年纪幼。
你静下心来想一想,
怎么还能巧画娥眉成配偶。
当初你丈夫为你来遗留,
替你多图谋置下这田畴。
早晚碗里有羹粥,
寒暑身上有衣裘。
满心地希望你这孤寡人,
无依无靠也能到白头。
婆婆你做人太过分,
全不把公公的恩情放心头。
⊙蔡婆婆:(白)孩儿呀,他们如今只等待过门了,喜事匆匆的,教我如何回得他们?
⊙窦娥(唱)
【二流】你道他们是匆匆喜,
我倒是替你细细愁。
愁的是心凌乱咽不下交杯酒,
愁的情迷离牵不住新欢手,
愁的是意朦胧睡不稳龙凤床,
愁的是眼昏花扭不上同心扣。
你就要把笙歌引到画堂前,
我道这姻缘敢落在他人后。
⊙蔡婆婆:(白)孩儿呀,不消说了,他们两父子就在门外,不如连你也招了女婿吧。
⊙窦娥:(白)婆婆,要招你自己招,我绝对不要招女婿。
⊙蔡婆婆:〈白〉哪个是自家要招女婿的?他两个是跟倒我到门口来了,教我如何是好。
⊙张驴儿:(白)我们今日招上门女婿来了。
正是:  帽子光光,今日做个新郎,
袖子窄窄,今日做个娇客。
好女婿,好女婿,你们两个没呷亏,没呷亏呢。
(同张老头拜见科)
(窦娥做不理科)
⊙窦娥:(白)你这个家伙,靠后一点,靠后一点。(唱)
【二流】我想我女人们别信他男人口,
(白:婆婆也。)
怕没有忠贞心来自守。
到今天招了一个乡村野夫,
领着这一个半死的老头。
⊙张驴儿:(做一个嘴脸)(唱)
【二流】你看我父子们这个身段,
听你何嘎(无论如何)也选得女婿过。
你不要错过了好时辰,
我和你早点拜堂把亲成。
⊙窦娥:(不理)(唱)
【二流】则被你害得个燕侣莺俦,
婆婆你难道是不知羞。
公公他当年窜府过州,
赚得家中百事有。
此家原公公他置就,
怎么叫张驴儿来承受。
(张驴拉窦娥拜,窦娥推跌倒。)
婆婆呀再细细想一想,
这不是我们没丈夫的女人的下场头。
(张驴儿起立却笑,)
⊙张驴儿:(白)哦哟哟哟…(唱)
【安阳】这窦娥她真正是个世无双,
远远不止是一般般。
多情人一见了这美娇娘,
心里着实是麻麻痒。
逗得我的圜心蹦蹦跳。
逗得我的眼睛眽起嗰啪啪长。
惹得我的情意是乱忙忙,
惹得我的口水掉出几尺长。
我张驴儿前世修得好,
来与这美娇娇同拜堂。
她扭扭捏捏害羞的样,
到嘴边的肥肉我绝不会放。
(白)哈哈哈
⊙窦娥:(白)哼,不要脸的…
(下)
(张老头却欲发火。)
⊙蔡婆婆:(白)呃,呃,老人家吔(唱)
【南神调】你老人家千万千万莫发气,
听我蔡婆婆来说端的。
难道是你对我有活命之恩,
我岂不思量报答你?
只是我媳妇太
好事情先不要做毛
既然她又不肯招你儿子,
又叫我如何再来招你。
我如今好酒好菜养着二位,
待我慢慢地劝化儿媳。
待到她有一个回心转意,
到那时双双对对多么喜气。
⊙张老头(气消)(白〉老婆子这么一说我倒是认可。
⊙张驴儿:(白)哎呀呀,(唱)
【南神调】你媳妇这是个大大,大大大大,大的歪赖古,
可能是从小她缺少家教。
就算是一个貴花闺女,
扯一把也不该把我推倒。
平空地受了气心中懊恼,
我今天横下心要把她讨。
当着你蔡婆婆面把誓来发,
不搞到你窦娥我去做麻怪跳。
美妇人我见过万万之千,
不似这小女子不懂世道。
我救了你婆婆死里重生,
怎不肯伴我儿共度良宵。
(白:哼。)
(同下)

















[語音]
《窦娥冤》(一)〈邵东新利体育花鼓戏传统剧目
(周志军录入)
人物: 蔡婆婆,窦娥,端云,窦天章,张老头,张驴儿,桃杌,众衙役,监斩,州官,张千,解子。
〈第一折
(蔡婆婆上)
○蔡婆婆:
()(念)花有重开日,
人无再少年,
不须长富贵,
安乐是神仙。
(白)老身,蔡婆婆是也,楚州人氏,夫君早年亡过,膝下有一八男孩,我娘儿两个,孤儿寡母,过其日月,唉…
(唱)【安川】老身我蔡婆婆命运堪叹,
十八岁出闺喜配鸳鸯。
却待到四十才生儿郎,
儿出生两载夫君身亡。
从那后母俩孤时光,
到如孩八岁上学堂。
幸家中积得有钱财满仓,
娘儿依仗此高利贷放。
从京来了个秀才窦郎,
年在我借银二十两。
到如今本与利四十余两,
他只说家贫困实难偿还。
他身边带一个七岁女郎,
生得好挺可爱讨人喜欢。
看上她做我的儿媳正当,
准了这所借银四十余两。
窦秀才他心亦有此想,
他还讲如此两下喜欢。
约好了在今朝日吉时良,
亲自地送女儿来我门上。
(白):我今日就专门在家等候窦秀才与她女儿到来。
(起身,到门口做望科。)
(白)呃,怎么还没有来?…
(虚下)
(天章与倛小女儿上)
○窦天章:
(念)可怜我白读了万卷书,
还不如别个挖红薯。
若今年大比登金榜,
当显我秀的书不白读。
(白)小生窦天章,虽饱读诗书,却家运不济,想起前头,好不叹息也。
【唱,哀川(即南安川)
我本是京兆人籍贯长安,
自幼时习儒业饱学文章。
时不通运不济妻子早亡,
撇下了两父子苦
四年父女俩历尽苦难,
不经意流落在楚州地方。
去年得重病无钱粮,
蔡婆婆借给我纹银二十两。
这救命钱留得我再活世
到如今本和利四十余两。
她见我有上餐没得下餐,
她心中也盘我难还银
就提出要我女儿配他儿郎,
我觉得卖儿女脸上无光。
到如今朝庭上又开榜,
我身上无分文望兴叹。
无奈何把女儿送她府上,
(做叹科,白: 唉,这个哪里是做媳妇?其实是卖倒把她屋里了。)
就准了所欠银四十余两。
望再给些赴考的盘缠,
到京城一举地题名金
(白)呃,这已来到了蔡婆门口。
(站门,)
()蔡婆婆,在屋里么?
⊙蔡婆婆(上,开门,白)哦,窦秀才来了,屋里请坐,老身等你多了。
(做相见科)
⊙窦天章:(白)小生今日直接把女儿送给婆婆。
⊙蔡婆婆:(白)哦,呵呵…,送我媳妇来哩。
⊙窦天章:(白)怎么敢讲媳妇,只是跟婆婆做丫鬟的样,供你啷嘎一个使佣人也
⊙蔡婆婆:(白)莫这么讲,媳妇就是媳妇了,
⊙窦天章:(白)婆婆,小生我目下就要上京求取功名,留下女儿在此,只望婆婆照看了。
⊙蔡婆婆:(白)这,你就是我的亲家了。
【唱,安川】
窦秀才听老身把话言
到今日你与我一之人。
虽然你女儿抵了欠银,
这银只当是礼之金。
这借据我当面撕个粉碎,
(文书科)
再送你十两银好上
但愿得你此去金榜题名,
早回来一家人同享天
(递银)
⊙窦天章:(接银做谢科)
【唱,哀川】
多谢你借银钱活大恩,
今又送盘缠费十两纹银。
只是我小女儿不事情,
有烦了婆婆你操持费心。
⊙蔡婆婆(白)亲家,
【唱,哀川】
这个呀你不必太过担心,
你令爱到我家就如亲生。
你只管放宽心上京求名,
只嘱你中与不中早日回程。
⊙窦天:(白)婆婆呀。
【唱,二流调】(中速偏慢)
端云女儿她该要挨打时,
看在我小生面只骂几句。
若是她该要当骂时,
就请留情只讲几句。
(白:女儿呀。)
你也不比在我跟前,
我是你的亲我会将就你。
你今后在这里若是再顽皮,
那就是讨打讨骂来受起。
(白:女儿呀。我也是出于无奈。)
(做悲科,唱)
【慢二流调】
我也只无计营生四壁贫,
因此上割舍得父女两离分。
今日去洛阳归期难定,
则落得无语两消魂。
(下)
⊙蔡婆婆(唱)
【二】窦秀才女儿与我做媳妇,
他箭直上京城赴考去。
(端云做悲科
⊙端云(白)爹爹,你直接就此别了孩儿去了…
⊙蔡婆婆(唱)
【二流】媳妇啊从今你就我家住,
一家睦来相处。
是你的阿婆娘,
你就是我的亲媳妇。
我只当你自家的亲骨肉,
止住出悲声不要哭。
(白)端云媳妇,你不要啼哭,你爹爹去了京城,还有我,我会把你当亲生的女儿一样,来来来,我们料理家去吧。
(皆下)
[第二折]
(赛卢医上)
⊙赛卢医(念)行医有斟酌,
下药依本草。
死的医不活,
活的医死了。
(白)自家姓卢,自认为有一手好医术,自号赛卢医。在这山阳县南门开了个药铺。
今朝起来,打开店门,大堂而坐。
(唱)【安阳调或北神】自家我自封号赛卢医,
山阳县南门口开一药铺。
若要问怎么赚钱最稳
告诉你开药铺若是打抢。
老话讲进斋铺只瞎一只,
若是那进药铺瞎了一双。
只是我开药铺老本亏光,
一年来又只靠借钱呷饭。
可能的是我哇医术不高
可能的是我四爷捉得太猖狂
这些的倒霉事不想再提,
单提着我与蔡婆婆交易一桩。
去年子我借了她纹银十
到今年本与利有二十两。
她数次到我来讨
可怜我冇得钱如何偿还。
如果是想赖账无有指
若是她再来讨又如何
还得要想个主意烂了这笔
(缓步踱…,有了,就是这个主意。)
若是她再来讨我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白)路来老话讲,不怕讨账的阎王,就怕欠账的零光,我赛卢医没娘没爷没得哥兄老弟又没讨婆娘,人一个卵一条,不怕她讨财。
…但是我有这个药铺啊,这个可是不止二十两银子哦。
我想好了,她蔡婆婆再来讨财,就这般这…如此如此…
这正是:小小诸葛亮
稳坐中军帐。
排起八卦阵,
你来钻。
(虚下)
⊙蔡婆婆(上)(唱)
【药川】老身我蔡婆婆原楚州,
十三年前搬到这山阳居
想那年窦天章上京而去,
留下了小端云做我媳妇。

想那年窦天章,上京而去,
留下了小端云,做我媳妇。
改了名字,就唤作窦娥。
她倒也是,乖巧得很,可爱万分。
知书达理,手巧心灵。
吟诗做对,样样精通。
刺绣纺织,件件皆能。
转眼又过了,一十一年,
长到了一十八岁,袅娜多姿,亭亭玉立。
高挑身段,容貌艳美,真正的是爱死的人。
与我的儿子,拜堂成亲。
算倒算倒朅,我蔡婆婆硬是,
老来走好运。
里晓得老天,它不长眼睛。
自从我儿,成亲之后,三天两头得病。
接倒就是,又卧床不起。
郎中请了千千,药方开了万万,就连不见好转。
几个月之后,撒手归阴。
这黄梅它不落,落了这青梅。
【转药川正板】
你讲我苦命不苦命。
丢下了我和媳妇打起单身,
到如今又过了快两年整。
这城里有一个赛卢医,
去年子借了我十两纹银。
到今年本与利二十两整,
我今天到他家要把账清。
(白)呃,已经到了赛卢医药门口了。呵呵,铺门开着,进去就是。
(进科)
(白)赛卢医,你好自在清闲。
⊙赛卢医(白)哦,蔡婆婆来了,快请坐。
(蔡婆婆坐科)蔡婆婆万福,今天来的正好,我在家等着你的呢?
⊙蔡婆婆(白)呵呵呵…,难得你今天这么好啊,那就直说了,我那几个银子,想必就会还给我了。
⊙赛卢医:(白)正是正是,不过我这身边没有银子,放在自家庄子里,你跟我去取,好么?
⊙蔡婆婆(白)哟,真看不出,你还有个大庄子啊,老身看走眼了,不忙不忙,下次吧,下次你带到药铺来,我再来拿吧。
⊙赛卢医(白)唉…,一年多了,也该还了,今年我家收成好,收入高,不能再欠你的的,去吧去吧,我俩个一起去拿一下,也顺便寒舍一叙。
⊙蔡婆婆(白)我与你有何闲叙,不过一起去拿一下也可以。那走吧。
(出门,赛拿袋子装绳子,关门科)
⊙赛卢医(白)蔡婆婆请。
⊙蔡婆婆(白)你前面带路。
(双方行科)
⊙蔡婆婆(唱)
【四川调】
自古道凡人是不可貌相,
赛卢医这样还有田庄。
我料想他本是光棍一个,
要他来还银钱难上加
(赛唱)我在前她在忙把路赶,
等一下就要她把命来丧。
老话讲得无毒不丈夫
心若慈手若软那是懦夫
(蔡唱)我原想他无钱只是话来打发,
没想到如此爽快就把钱还。
我蔡婆婆本来是命中孤单,
倒靠高利贷来时光。
(一阵山风吹得蔡婆婆打了哆嗦)
(白)走上这山路了,赛卢医,还有:好远啊?
⊙赛卢医(白)过了这个山就到了。
(手拿出绳子,放背后,凑近蔡婆)
(白)蔡婆婆,你看后头哪个喊你?
⊙蔡婆婆(白)在哪里?
(蔡回头,赛以绳子套住蔡脖子,蔡挣扎)
(张老头同张驴儿冲上,大吼一声,)
⊙张老头张驴儿:(合大声白)青天白日,你敢行凶勒死平民。
(赛卢医慌了,丢了绳子,下,张救下蔡婆婆。)
⊙张驴儿(白)爷老子,是一位老婆,差滴子勒死了。
⊙蔡婆婆(唱):
【二流滚板】三魂渺渺见了阎王,
七魂悠悠又回了阳。
阎王他讲我不能不丢下媳妇儿,
快回与媳妇度时光。
(坐起,白)哎呀…,哦呵…是二位恩公救了老身啦…
⊙张老头(白)这位老婆子,你是哪里人?姓甚名谁?家里有些什么人?因什么原因刚才那个人要将你勒死啊?
⊙蔡婆婆(白)思公啦…(唱)
【二流】老身姓蔡住这山阳城,
与儿媳妇两个皆为身。
刚才那人叫赛卢医,
他之前欠我二十两银。
今日我到他处讨取,
他骗我到庄上去取银。
走到这僻静的山路上,
就想用绳勒死我这条老命。
(白)若不是遇着二位恩哥,哪里还讨得老身的性命来,多谢了,多谢了哇。
(站起)
⊙张驴儿(白)爷老子啊?喜事来了?
⊙张老头(白)哪里来了喜事?
⊙张驴儿(白)爷老子,你听嘞…
(唱)【南补缸调】叫声爷老子你请听,
她讲她婆媳两个打单身。
我们父救了她的命,
少不要谢我恩。
不若你就要这个婆子嘞,
我就要她的媳妇嘞。
两方两便两美,
你迲跟她讲一声。
⊙张老头(白)这个老婆子,你屋里两个没得丈夫,恰好呢,我屋里两个没得婆娘,我们两家结合成一家,你与你儿媳妇两个跟倒我两父子,成就两对好夫妻,好么?
⊙蔡婆婆(白)这是什么话啰?等我回家,多拿啲银钱来感恩你二人。
⊙张驴儿(唱)
【二流】蔡婆子你敢莫是不答应?
所以就想拿银钱来哄我们。
(白: 你看啰。)
赛卢医他这根索子还在这里,
我们仍旧还是勒死你。
⊙蔡婆婆(白)二恩哥,待我慢慢地再想一下啰。
⊙张驴儿(白)还要想么子啰?你就嫁倒把我爷老子,我就讨倒你的媳妇,你讲好得过啊!
⊙蔡婆婆(背唱)唉…。
【慢二流】今日我蔡婆婆是蛇进竹筒,
万万已是打不得转身。
倘若我今不答应,
他们两个又会要我的命。
我这一死倒是小可,
丢下了苦命的媳妇又何
一死原是万事空,
(白: 罢罢罢罢。)
先活下来才是硬道理。
(白)你父两个先暂时随我到家中去罢。
(皆下)
[第三折]
(窦娥上)
⊙窦娥(白)妾身窦娥,小字端云,命苦之人,婆婆今日讨账去了,唉,想我窦娥啊…
(唱)【南神调】我窦娥坐绣房哀叹前情,
想起了前头事好似伤心。
妾身我姓窦氏小名端云,
【转坨子
本是长安,京兆之人。
三岁之上,亡了母亲。
父女两人,相依偎命。
六岁之时流落,楚州去安身。
父亲借了,那蔡婆婆的,二十两纹银,
过了一年,连本带利,要还她四十多两。
父亲哪里,有钱还,就抵了奴身。
七岁之时,送与蔡婆婆家里,做了一个,童养媳妇。
蔡婆婆带我,牵到这山阳,住了一十三春。
   我十七岁之时,与蔡婆婆儿子,拜堂成亲。
可没有想到,刚好一个对年,丈夫又亡故,我又打单身。
事到如今,巳有两年之整,我今年又有了二十岁。
【转南神正板】这南门有一个赛卢医,
他欠了我婆婆二十两银。
今日我婆婆亲自去讨要,
时过中午还不见回程。
(白)唉,我窦娥,这命好苦啊!
(唱)【思怀调】满腹忧愁数年经受,
问声苍天你知否?
天啊你若知我情由,
定然会变得消瘦。
则问那黄昏白昼,
我如此废寝忘餐几时休。
都在我咋夜梦中,
和着这今日心头。
催人泪的是这漂亮的绣花台,
断人肠的是那团圆的天边月。
情怀不展意不快,
心中焦虑眉头皱。
莫不是五八字生得丑,
命中注定一世忧。
哪个像我无尽头,
须知道人心不似水长流。
我从三岁母亲身后,
到七岁与父分离久。
嫁的个同住人,
他可又是个短寿。
撇下我婆媳都把空房守,
究竟有谁来问候?
莫不是前世烧香不到头,
此世波波渣渣招祸忧。
我把人劝一句,
早早念经学道把世修。
我将这婆婆侍养服孝守,
我言行一致不敢疏漏。
(白)唉,我婆婆讨钱去了,怎么这么晚了还不见回来。
(蔡婆婆同张老头张驴儿上)
⊙蔡婆婆(白)你两爷崽在门外等,我先进去。
⊙张驴儿(白)好,奶奶,你先进去,就讲女婿到门口来了。
(蔡婆婆进门,见窦娥科。)
⊙窦娥(白)奶奶回来来,你呷饭了么?
⊙蔡婆婆(哭,白)媳妇啊,你叫我如何讲呢?
⊙窦娥:(唱)
【二流或南数二】为什么泪漫漫不住地流,
莫不是为索债与人争斗?
我这里连忙迎接慌问候,
她那里要说情由。
⊙蔡婆:(唱)
羞答答地教我怎生口,
⊙窦娥:(唱)
则见她一半是犹豫一半羞。
(白:  定然是受人羞辱了吧。)(唱)
我这里定要挖根问个来,(唱)
(白:  婆婆呀!)
你为什么啼啼哭哭双泪流。
⊙蔡婆婆:(白)媳妇,儿呀。
(唱)【二流或南数二】我去找赛医讨欠账,
他谎称银钱在庄上。
要我与他一道前去取,
一走走到那山路上。
他一根索子把我脖子套,
要我一命见阎王。
辛好张老父子到,
救了老命得吉祥。
老头要我招他做丈夫,
你说我此事如何该如何打算。
⊙窦娥:(白: 婆婆啊,这个嘛,怕是不好哦,你想想看。
(唱)
【二流南数二】我们家一不少钱粮,
二来又不少衣穿。
又不是欠起别个钱债,
被人催逼难偿还。
(白: 婆婆呀。)
你六十开外年纪高,
再招个夫实在不象样。
⊙蔡婆婆:(白)孩儿呀。
(唱)【二流或南数二】你说的话有道理,
但我的命是他俩父救的。
莫说是我许他,
就连你也许了的。
(窦娥白:如何说)
他讲他两个没婆娘,
他讲我两个没丈夫。
这真是天缘又天对,
不如合到一家过日子。
他说做爷的就跟倒我,
做崽的就跟倒你。
若是我有半点不依顺,
(窦娥白:怎样?)
依旧勒死我没有商量余地。
(白):那时节我就慌嘎张了,只有答应,儿呀,这也是出于无奈,事到临头不由了
⊙窦娥:(白)婆婆啊,你听我说啵。
(唱)【二流】避凶神要择好日头,
拜家堂要将香火修。
梳的个发已是霜雪染,
怎么将这云霞般的锦帕来兜。
怪不得老话讲得好,
女子大了不中留。
如今你已是六十多岁,
可不道是人过中年万事休。
你要把旧时恩爱一笔勾,
你要做新新夫妻两意投。
难道你不怕别个指背心,
难道你不怕别个笑破口。
⊙蔡婆婆:(白)我的性命都是他两个救的,事到如今,也顾不得人笑话了。
⊙窦娥:(唱)
【二流】你虽然是得到他来营救,
但你现在不是笋子报芽年纪幼。
你静下心来想一想,
怎么还能巧画娥眉成配偶。
当初你丈夫为你来遗留,
替你多图谋置下这田畴。
早晚碗里有羹粥,
寒暑身上有衣裘。
满心地希望你这孤寡人,
无依无靠也能到白头。
婆婆你做人太过分,
全不把公公的恩情放心头。
⊙蔡婆婆:(白)孩儿呀,他们如今只等待过门了,喜事匆匆的,教我如何回得他们?
⊙窦娥(唱)
【二流】你道他们是匆匆喜,
我倒是替你细细愁。
愁的是心凌乱咽不下交杯酒,
愁的情迷离牵不住新欢手,
愁的是意朦胧睡不稳龙凤床,
愁的是眼昏花扭不上同心扣。
你就要把笙歌引到画堂前,
我道这姻缘敢落在他人后。
⊙蔡婆婆:(白)孩儿呀,不消说了,他们两父子就在门外,不如连你也招了女婿吧。
⊙窦娥:(白)婆婆,要招你自己招,我绝对不要招女婿。
⊙蔡婆婆:〈白〉哪个是自家要招女婿的?他两个是跟倒我到门口来了,教我如何是好。
⊙张驴儿:(白)我们今日招上门女婿来了。
正是:  帽子光光,今日做个新郎,
袖子窄窄,今日做个娇客。
好女婿,好女婿,你们两个没呷亏,没呷亏呢。
(同张老头拜见科)
(窦娥做不理科)
⊙窦娥:(白)你这个家伙,靠后一点,靠后一点。(唱)
【二流】我想我女人们别信他男人口,
(白:婆婆也。)
怕没有忠贞心来自守。
到今天招了一个乡村野夫,
领着这一个半死的老头。
⊙张驴儿:(做一个嘴脸)(唱)
【二流】你看我父子们这个身段,
听你何嘎(无论如何)也选得女婿过。
你不要错过了好时辰,
我和你早点拜堂把亲成。
⊙窦娥:(不理)(唱)
【二流】则被你害得个燕侣莺俦,
婆婆你难道是不知羞。
公公他当年窜府过州,
赚得家中百事有。
此家原公公他置就,
怎么叫张驴儿来承受。
(张驴拉窦娥拜,窦娥推跌倒。)
婆婆呀再细细想一想,
这不是我们没丈夫的女人的下场头。
(张驴儿起立却笑,)
⊙张驴儿:(白)哦哟哟哟…(唱)
【安阳】这窦娥她真正是个世无双,
远远不止是一般般。
多情人一见了这美娇娘,
心里着实是麻麻痒。
逗得我的圜心蹦蹦跳。
逗得我的眼睛眽起嗰啪啪长。
惹得我的情意是乱忙忙,
惹得我的口水掉出几尺长。
我张驴儿前世修得好,
来与这美娇娇同拜堂。
她扭扭捏捏害羞的样,
到嘴边的肥肉我绝不会放。
(白)哈哈哈
⊙窦娥:(白)哼,不要脸的…
(下)
(张老头却欲发火。)
⊙蔡婆婆:(白)呃,呃,老人家吔(唱)
【南神调】你老人家千万千万莫发气,
听我蔡婆婆来说端的。
难道是你对我有活命之恩,
我岂不思量报答你?
只是我媳妇太
好事情先不要做毛
既然她又不肯招你儿子,
又叫我如何再来招你。
我如今好酒好菜养着二位,
待我慢慢地劝化儿媳。
待到她有一个回心转意,
到那时双双对对多么喜气。
⊙张老头(气消)(白〉老婆子这么一说我倒是认可。
⊙张驴儿:(白)哎呀呀,(唱)
【南神调】你媳妇这是个大大,大大大大,大的歪赖古,
可能是从小她缺少家教。
就算是一个貴花闺女,
扯一把也不该把我推倒。
平空地受了气心中懊恼,
我今天横下心要把她讨。
当着你蔡婆婆面把誓来发,
不搞到你窦娥我去做麻怪跳。
美妇人我见过万万之千,
不似这小女子不懂世道。
我救了你婆婆死里重生,
怎不肯伴我儿共度良宵。
(白:哼。)
(同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人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大邵网新利体育新利体育 版权所有 法律:新利体育公益律师 合作QQ:33673490 业务:189-73976078
ICP备:12009057号 技术支持:大邵传媒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